なまけけ

臺灣人|永研|文字創作。

極致的邪惡。

我的英雄學院|轟出。

極致的邪惡。




轟焦凍是一個,冷靜、細心、大膽的男性。

除了髮色和家世惹人注目之外,這個人總歸一句算是還滿受歡迎的,尤其是那張臉,天生就站在起跑點上,就算臉上被疤痕咬著也不會影響到什麼。

 

這樣的男性,在某一天喜歡上了另外一個男性。

他們的緣分從高中開始,然後維持至今也有九、十年了,按照一般社會人走的程序,一邊就讀普通大學(而且還是普通人也會嚮往的T大)然後從事英雄志願,雖然經常因為英雄的工作而耽誤出席,但亮眼的成績與顯赫的家世背景總是能讓學校寬容許多,或許會有人覺得不公,但沒辦法,轟焦凍就算不來上課成績還是可以打死一票人,敗者能有什麼藉口?有也說不出口吧。

 

昨天經歷過一場激烈的戰鬥,過程之所以變得複雜困難,全是因為綠谷無法忍受孩童在敵人的脅迫下逐漸消散生命氣息,一股腦地想要拯救別人是綠谷的優點也是缺點,這種不顧一切的舉動在爆豪眼中簡直就是自尋死路、智障、無能、白癡!而爆豪這樣子連珠炮般地訓斥綠谷,竟然轟焦凍也無法替綠谷辯駁,畢竟綠谷那樣的行為不僅會替隊友帶來危險,他本人也差點一去不回。

 

好幾次好幾次,綠谷簡直要把轟的心臟玩壞了。

 

「抱歉啊,轟。」

「但是就是忍不住,或許再慢個十秒,那個小孩就會這樣失去呼吸也不一定。你知道嗎?小勝他以前……」以前他並不知道,關於仍是初三生的爆豪在路上被襲擊後差點就死亡的那件事,當時新聞僅是用了「堅強、勇氣可嘉!面對敵人還能臨危不亂的小小英雄」之類的光榮字眼來描述爆豪的經歷,但僅有綠谷一個人知道,爆豪當時向他人低頭的絕望——轟現在知道了這些事,而且不只是聽過一次兩次,或許綠谷是無意識地在說,但只要綠谷提起了,轟就會仔細地聽。也不是因為轟對爆豪格外感興趣(不如說他覺得爆豪很煩),而是綠谷說的,他就會細細地聽、慢慢地思考這個人的談吐與想法。

 

畢竟,綠谷出久,是改變了他的人生與他喜歡上的對象。

而他,也想要成為綠谷心中的理想,歐爾麥特那種範圍之外的目標不用說,他知道這一輩子比都比不過,儘管歐爾麥特現在也是孱弱的人類,但這個人的所作所為肯定是這個地球、這個宇宙上最最最最最媲美正義的英雄。

 

那,當不了第一,退而求其次,當第二就好。

可是在這種英雄比大學生還多的社會,要怎麼成為綠谷心中的第二呢?所幸綠谷給了他一個機會,他的告白成功了,他們開始同居,從生活上的細節讓綠谷對自己更加著迷!轟是這麼想的。

 

不過,他努力了九、十年的辛苦在今天化為泡影。

這是一個讓人憂鬱的早晨,不曉得為什麼,他一起床就覺得全身不對勁,好像有什麼見不見的力量掐住了他的右腿。

他猛然地從床上彈起,臉色極差地望著緊繃著無法放鬆的右腿。

 

「……」

 

他知道這是什麼,這是一種讓人在早晨墜入地獄的邪惡。

但,這種邪惡就連極致的正義(歐爾麥特)或者是愛(綠谷出久)都無法打倒,而他更是可悲地只能尋求時間替他解決這樁詛咒。

 

轟咬牙看著緊繃的右腿,而此刻綠谷卻推開了房門,總是比他早起床的綠谷早就備好早餐、穿著簡單的白色圍裙跟他說「早餐弄好囉。」

 

「……我馬上過去。」

「轟?」

「怎麼了?臉色很難看?」

「沒事。」

這怎麼看都不像沒事啊——一邊說著,綠谷理所當然貼過來關心轟的情況,但轟卻是反常地要綠谷別再過來。

 

是哪裡惹轟生氣了嗎?是昨天那件事嗎?

……他自己的確是有錯,昨天的行為惹得大家陷入危險……轟瞥見綠谷的臉色突然蒙上一層陰影,他認為綠谷肯定會錯意,而自己的態度也有錯,他不應該被右腿的疼痛控制了他的口。

 

「抱歉,你先去吃早餐好嗎?我馬上就過去,等等跟你解釋……」轟的臉色越來越差,綠谷也只能妥協,畢竟轟都那樣說了。

「我在廚房等你。」留下最後一句話,綠谷帶上了門,腳步聲漸遠。

 

 

綠谷在廚房等我,我用爬的也會爬過去啊!

想是這麼想啦,但右腿似乎還沒復原而且越來越疼,轟突發奇想地用個性來凍住右腿,但症狀完全沒有消失,他開始無法可克制地想在床上打滾最後還摔下床鋪,右手握著拳頭敲打著地板。

 

他真的很想說些不雅的話語。

 

終於,右腿的邪惡終於散開。

他轟的臉色十分鐵青,臉上的冷汗彷彿牽動身上的所有神經,背後感到一陣冰冷,而右腿的邪惡也讓他四肢無力地癱在地上。

 

五分鐘後,轟終於從地上爬了起來。

就像是生了一場大病一樣,轟踏著不穩的腳步來到廚房。

 

 

「綠谷。」

「抱歉。」

「我剛剛小腿抽筋。」

 

 

噗哧一聲,綠谷把嘴裡咀嚼到一半的米飯噴了出來。

 

 

什麼嘛,這個人真的很喜歡裝模作樣。

綠谷也不是不知道轟一直以來都想成為自己心中的第一,但第一名的人選到他死為止都不可能改變的,所以轟就說要成為自己的第二。

 

話說回來,如果這個人不是自己的第二,那他就不會答應當初的告白了啊……真的搞不懂這個大膽細心的人在想些什麼。有時候真的笨拙到不行呢!估計是抽筋痛到很難看所以不想被自己看到吧……沒辦法,只好幫這個第二名英雄施一個魔法了。

 

 

「一次也好,偶爾也想看看轟出糗的模樣呢。」

 

 

 

 


评论(10)
热度(283)

© なまけ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