なまけけ

臺灣人|永研|文字創作。

最強英雄的簡述。

我的英雄學院|微轟出、綠谷中心。

最強英雄的簡述。

93話衍生。





轟焦凍發現,要輕易地改變綠谷出久的情緒是一件很簡單又困難的事情。對他來說,他遠遠比不上某一個人,那個人是許多人憧憬的對象,每個小孩、每個正義之士,他們總望著那遙不可及的旗子。


而這只旗的桿有朝一日終將面對被折斷的命運。

不管是多麼強大的人類、生物,只要擁有壽命,那麼他終將會步入死亡與棺材。

每一個地方都可以是葬身之地,不論是白熱化的戰場上、冷卻下來的病房、聽不見學生哭嚎的床上。


歐爾麥特,他有一個愛哭又堅強的軟弱徒弟。

爾後這個孩子將會變得堅強無比。




• 喜


他之所以展露笑容是因為接獲歐爾麥特醒來的消息。

原本,歐爾麥特的身體情況是極高的機密;但僅有他是特例。

就算在垂死邊緣,歐爾麥特還是要把最重要的事情告訴他,如果不說,那麼以後就沒有機會說。


他不是要綠谷堅強,他只是期望,這個孩子可以依照自己的步調成長,然後,綠谷出久會繼續撰寫屬於他自己最強的英雄傳說。




• 怒


頭一次想要殺死某個人的念頭浮現在此刻。

他剪得整齊的指甲也能抓破臉頰,傷痕累累的雙手不是用來保護他人、而是傷害自己,這種事對於綠谷來說還是頭一遭


他的聲音是由鼻涕與淚水構成,不曉得該咆哮還是尖叫,痛哭的模樣讓人十分不捨,他很想做些什麼事,卻又不能去做那些事,甚至,他也知道他做不到那樣的事——那種事叫做「復仇」。


歐爾麥特是個善良的好好先生,他說:綠谷少年,正義的象徵是不能被打倒的,笑容也不能消失。所以就算到了這一秒,我還是會維持著笑容。

而你或是任何人,將會成為接下來的正義象徵。

你們會遇見許多不可理喻的邪惡,不論是多麼黑暗的戰鬥,你們都要挺得過。


說完了一些話,時間好似來不及一樣,那個人匆忙地從這個世界離開了。




• 哀


爆豪勝己在看著綠谷出久痛哭流涕的場合中,他不發一語,他也沒有特別針對某個人的軟弱和淚水,他僅是抬高了腦袋,看著醫院的天花板,上頭的紋路就像是無數隻小黑蟲。


他抬頭,不是高傲;而綠谷低頭,也不是卑微。

他們僅僅是用了最適合自己的方式決定眼淚的流向。


在這個時候,若有誰能夠伸出溫暖的手,那肯定會是個溫柔的人。

可惜的是,愈是成熟的人,就能夠知道,在這一刻不應該有一個人是溫柔的;孩子們都是要成為英雄的人,在這個剛從初中脫離的年紀,逐漸邁向成年階段,被迫面對現實而成長。


轟焦凍站在綠谷面前,他的口氣平淡、起伏也不大。


「綠谷。」

「這就是英雄。」

轟焦凍說了一句廢話,但這話在此刻聽起來卻刺耳到讓人不忍直視。綠谷知道他不應該把氣出在轟身上,所以他默默地握緊拳頭,緩緩地將拳頭湊在轟的胸前。


「我、知道……」

「往後,還是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所以現在,我們要熟記這份痛苦。」

「然後變強。」


綠谷可能知道,在這一瞬間是他成為最強的英雄的第一步。

他原本以為最喜歡、最強大的歐爾麥特會一直陪在他身邊,但顯然事實並不是如此。


現在還在身邊的,就僅有他往後可能會共事的同學。

此刻,他們連朋友都稱不上。


「我們會一起變強。」

轟握上綠谷的雙手,他的力道大得要把綠谷從悲傷中拖出來一樣;綠谷這才發現,原來不是只有他一個人陷入痛苦的漩渦,這個不擅長表達的少年也是如此。




• 樂


從那之後,綠谷總是將笑容掛在臉上。

他把歐爾麥特留在了心中。


儘管在轟焦凍眼中,那抹笑容看起來就像是在哭一樣,而他卻沒有改變綠谷的資格和方法。



從那個時候起,綠谷出久這個人就像凍結了一樣,他的堅持與正義停留在歐爾麥特消失的瞬間。


轟焦凍他那被綠谷喚醒的屬於自己的左側力量,也無法融解那個少年凍僵的笑容。






這是一個,無個性的少年,成為最強英雄的簡述。



评论(3)
热度(148)

© なまけ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