なまけけ

臺灣人|永研|文字創作。

下班後的英雄交流活動。

我的英雄學院|轟出

下班後的英雄交流活動。

轟→出久,悶騷的轟設定。




科技是便利,科技來自於人性。

不論是工作、娛樂、生活,食衣住行,機械的存在帶來人力無法取代的便利性,而這種便利性也成為了出久與轟在工作上的工具。

 

出久自認為有幸與轟加入同一間事務所,但他並不曉得,這一切都是那個有心人士(轟焦凍)的刻意安排。總之,能和轟待在同一間事務所,出久感到相當開心;畢竟那麼帥氣又可靠的人竟然是自己的同事呢!光是想到這點,英雄活動就更加愉悅且順暢了!

 

不曉得是誰提起的話題導致出久購買了視訊攝影機,好像是在閒暇的時候有人提到了透過視訊就算下班還可以討論一些東西。

「那什麼啊,絕對不要買吧!都下班了還要聊工作的事也太悲慘了!」

「就算用公司的經費購買我也不會帶回家的。」

同事們相當重視私人時間呢——聽著聽著,出久也不好意思開口,他覺得回到家後如果還可以和人聊聊關於英雄的事也不錯,畢竟,他是真心喜歡這份工作的啊!

 

一旁的轟注意到了出久臉上的尷尬,微笑的角度和平常不一樣,稍微淺了一點。

那個人肯定是不好意思開口吧——轟走到出久旁邊,然後透過通訊軟體向出久發出一則訊息。

 

「其實我認為,如果有視訊設備的話,回到家後還能夠與其他英雄有所聯繫,也是非常好的事情。」

「這樣不僅可以一同討論救災或意外的狀況,也可以與其他英雄交流。」

 

轟,是這樣說的。

口頭上的正義即是糖衣,轟將這顆糖給了出久,不意外地,出久那又傻又單純的腦子馬上相信了轟了說詞,並且大力贊同。

握住了轟的手,出久眼中的閃爍媲美青山優雅的雷射光。

「我也那麼想!」

「轟同學的想法真的很棒……而且有勇氣提出來,真的很厲害呢。」

「話說回來都已經畢業多久了。」

「嗯?」

「叫我轟就可以了。」

「啊、抱歉!因為太習慣了……呃、轟……」

「焦凍也可以。」

「欸!這、這這個、太、太不好意思了……」

「無所謂,我也喊你出久不就好了嗎?」

「我們的關係沒有差到不能互喊名字吧。」而且未來關係還會更好。轟握緊了拳頭來激勵自己。

「啊……哈哈,轟同……轟真的很厲害呢!但突然要換稱呼真的很不習慣……」

「慢慢來就好,要我突然叫你出久也挺難改的。」

 

就那麼一瞬間,光是同一個話題就拉近了兩人的關係呢。

視訊什麼的真是厲害啊——轟是這樣想著的,既然話題都搭上了,下班途中順路去買個視訊攝影機好像也不是什麼壞事吧?運氣好的話還可以看到出久私底下的樣子……「綠谷,你有興趣買個視訊攝影機嗎?」

「嗯?」

「剛才也提到了吧,我認為下班之後還能與其他英雄討論交流的話,在工作上絕對是有幫助的。啊……抱歉,這是我的一廂情願吧……我並沒有勉強你的意思,畢竟綠谷下班之後也有自己的事……」、「沒有!我很閒的!」

 

 

上鉤了。

 

 

出久握著轟的手的力氣有點大,真不愧是歐爾麥特的弟子啊再用力一點我的手就要斷了呢出久。儘管手腕承受著這樣的痛楚,轟臉上還是沒有太過誇張的神情。

「如果轟同學願意的話、下班之後的交流我一定會奉陪的!啊、不如說這是我的榮幸!」

「你太誇張了。」

「欸……是嗎?哈哈……啊、轟同學笑了呢!」

「那是因為綠谷你實在太有趣了。」

 

何止笑,都要內傷了。

轟用拇指與食指壓在臉頰上,試圖撫平忍不住的笑意。而這樣的舉動在出久眼中就像是為了耍帥而不肯笑得太開懷的男生一樣,十分可愛。

 

 

就這樣,轟與出久的下班後視訊交流,從這一刻開始。

 

 

 

出久的電腦並不是面對著床鋪,兩個人剛開始使用視訊的時候,出久總會恭敬地坐在電腦桌面前,而出久過分認真的模樣總被轟笑說太超過了。

「都回到家了就放鬆一下吧?如果綠谷總是那麼認真的話會讓我不好意思和你聊太久。」

「有、有很認真嗎!嗚啊……抱歉抱歉,光是想到可以和轟聊天就忍不住緊張了起來。」坐在螢幕面前,出久兩手緊緊貼在大腿上,盯著視訊攝影機死命瞧,他的舉動總是惹轟笑了出來,聊了幾天出久才發現原來轟還滿愛笑的。

 

兩個人聊天的範圍很廣,從工作到日常,明天午餐要去哪裡吃?下班之後都在做些什麼?出久的筆記最近寫得怎麼樣了?昨天逮到的搶匪好像逃走了等許多話題說也說不完。

 

出久覺得很意外,原來他可以和轟聊那麼多事情啊——他偶爾也會和麗日聊天,但由於對方是女生,話題偶爾會搭不上,至於小勝更不用說了,他們能聊上三句就已經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今天好累啊——幫忙救火然後又遇上水管爆裂,而且最近搶劫銀行也太頻繁了一點,對了對了!我今天下班路上還救了小貓哦!裝在箱子裡在河中漂流的樣子太驚險了,看到的時候差點嚇死。」

「綠谷的床是在旁邊嗎?」

「嗯?對哦!在旁邊。」出久伸出手挪動了視訊的攝影機,往旁邊一拍是自己的床鋪。

「綠谷也滿遲鈍的。」

「欸!突然的!」

「你都知道可以移動攝影機了,躺在床上也能聊天的吧?」

「啊……對耶……但這樣對轟來說太失禮了。」曾幾何時,對於轟的稱呼已經學會了不加上「同學」了。

「倒是不會,你看。」轟要出久看看螢幕,而螢幕中的轟穿著無袖上衣,旁邊還放著果汁跟零食,更別說肩膀上掛著的毛巾,一看就知道是剛洗完澡的樣子。「綠谷覺得我這樣很失禮嗎?」

「才不會!不如說轟這樣子很少見啊——可以看到轟的另外一個樣子還挺新鮮的。嗯……既然轟都那麼說了……」

「我就不客氣了!」

 

螢幕也往床上轉了過去,幸虧出久的麥克風收音還挺好的,真不愧是本國製的3C產品。而視訊攝影機就這樣對著出久的床鋪,可惜視訊攝影機的解析度低了一點,牆上的海報有點模糊不清。

 

雖然是自己說出久可以待在床上……不過看不太清楚對方的話,好像就本末倒置了……轟發現自己的計畫不足之處。

 

 

後天,轟遞了一個盒子給出久。

「這是?」盒子已經拆封過了,出久打開後取出裡面的物品,是視訊攝影機,但外包裝已經被拆開,看起來就像使用過一樣,儘管外表相當新。

「這個是我不用的攝影機,放著的話想說太浪費了。」

「咦?」出久指了指自己。「要、要給我嗎?」

「嗯。」

 

出久不知道,那個攝影機是昨天轟特地去買的,最新而且解析度最高的商品,轟只用過一次,那就是拿來看看解析度到底可以有多清楚。

 

 


《完》 



 

おまけ

 

出久洗完了澡,穿著一件寬鬆的衣服回到房間,頭髮半乾地仍沾有一些水滴,一邊抓著肩上掛著的毛巾擦拭臉頰,一邊開心地跟轟重新打了招呼。

「洗完澡好舒服啊——」

原本出久似乎還想說些什麼,但突然之間他叫了一聲,而後轟的畫面天旋地轉。這個粗心的孩子大概是把攝影機弄掉了吧——畫面的角度很特別,傾斜地往出久的天花板照過去,這個時候畫面被一個人影所填滿,出久站在攝影機前面,平常被戰鬥服所覆蓋的大腿停留在畫面上,由下而上的角度似乎窺視著四角褲裡頭的什麼,就在那一瞬間,轟整個人趴在桌子上、就像要一探究竟似地不斷往上瞧——「嗚啊希望沒有摔壞。」

 

 

……

 

想想也是,怎麼可能看得到。

默默地恢復原本的坐姿,方才的糗態應該沒有被出久看到吧……轟揉了自己的太陽穴。



评论(20)
热度(305)

© なまけ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