なまけけ

臺灣人|永研|文字創作。

No.240:02。

東京喰種|永研

No.240|前回

※ 第一部14集後劇情完全捏造設定。




和修秀吉最近有些忙,除了手頭上的工作之外他還必須往庫克利亞跑。

現在呢,240號就只親近秀吉。秀吉每天都與240號進行了長達半小時的對話,儘管對話內容相當簡單且毫無規則;240號想聽什麼,秀吉就會說給他聽,可惜這個孩子有個壞習慣——大概是身為動物的本能吧,生理時鐘似乎是抓到了秀吉會來庫克利亞的時間,只要超過了這段時間240號還沒有聽到秀吉的聲音,他就會開始發作,不曉得是生氣還是難過,哭吼的聲音大得異於常人,除了敲打門之外甚至還會抓破自己的臉與眼睛,剛開始秀吉還不曉得為什麼240號又受了傷,直到後來典獄長才告訴了秀吉。

 

「只要時間一到你還沒出現,那傢伙就會不斷喊著『秀(ヒデ)』,到最後還會開始挖眼睛,真是難搞啊。」

「啊啊……」

「謝謝你告訴我。」

「喂,怪小子。」典獄長偶爾會這樣喊秀吉。因為對他而言,秀吉真的是一個很奇怪的傢伙。這世界上哪有人教育喰種教育得如此熱心,那種方式完全不是對待工具的方式啊——「不要忘了啊,對人類來說,喰種是必須驅逐和殲滅的東西。」

「……」

「沉默的話就當作你還沒忘。」

「謝謝。」

 

 

 

秀吉帶著醫藥箱、肉餅與書本進了240號的房間。

他剛打開門,就看見240號縮在角落哭著,嘴裡低喃不曉得是誰的名字,唯一聽得比較清楚的字眼大概就是「媽媽」與「英(ヒデ)」這兩個詞。

「英……」

「你在哪……英……兔子……要死掉了英……」

「媽媽、選擇我吧不要見死不救你要見死不救……媽媽……」

 

「抱歉,我來晚了。」聽見秀吉的聲音,240號馬上起身、離開了那個角落。他向著聲音的方向前進,臉上纏著的繃帶總是染成一片血紅,血乾涸之後會使繃帶黏在臉上,撕下來的時候總會不小心拉扯到快要癒合的皮肉。

 

「英……我看不到你……」

「因為你又把自己的眼睛弄瞎了吧。」

「別動,我過去。」

秀吉握住240號的手,牽著他讓他坐在床邊。

「有股香味……」

「餓了嗎?你也好幾天沒吃飯了吧。」

「肉……我不要……」

「不是肉哦,是餅乾。」

「餅乾?」

「嗯,吃起來脆脆的,鹹餅乾。要不要吃?」

「不是肉的話……」

 

原料是肉啊——秀吉沒有說出口。

「先讓我幫你換個繃帶。」

「嗯……麻、煩……你了……」說著不太會的字眼呢。之前都是鬼吼鬼叫地,用隻字片語表達自己的意思,真的就像小孩一樣什麼都不懂;但經過多次對話之後240號表達自我的方式也越發流暢,到現在總算能像個正常人一樣對話。

 

秀吉先是拆開240號臉上的繃帶,一邊拆著他就感到心寒。

傷口什麼的就視覺上肯定是讓人作噁,裂開的皮肉、血的臭味,一直到最後,240號的眼眶裡頭什麼都沒有,就像是恐怖片裡頭會出現的場景。忍不住掉下幾滴眼淚,秀吉打開了藥罐輕輕地替240號抹上,完成上藥的程序之後又以繃帶覆蓋住傷口。

 

庫克利亞裡頭定期有Rc抑制劑使喰種弱化,因為如此,240號身上的傷口不會復原得太快。臉上的抓痕有些深,仔細一看240號的指甲裡頭還卡著肉屑。

 

「不要用指甲抓臉啊。」

「我沒有……」明明就有,只是忘了吧。秀吉揉了240號的腦袋。

「對了,你喜歡看書嗎?」

「書?」

「寫著很多知識與故事的冊子,像是噴著火的龍、得到了神明的力量的勇者、或是國家被摧毀而自立自強的公主。」

「書……」

「聽起來很有趣吧!我覺得你一定會喜歡。」

嗯了一聲,240號肯定秀吉的說法。「我今天帶了一本書要來給你,但沒想到你的眼睛又變成這個樣子。」

「連我都看不見了,書本也沒辦法看了。」

「唔!」

「如何?覺得可惜嗎?」

「可惜。」

「那你就答應我,不要去挖你的眼睛。」

「我也答應你,我會盡快在約定的時間過來的。」

「所以不要又大哭大吼,像個嬰兒一樣,都長那麼大了,不覺得丟臉嗎?」

「才沒有大哭大吼!」

「是是——來,先吃餅乾吧,我餵你。」

 

秀吉親手將人肉製作而成的食物送入240號嘴中。

對於這個動作他感到微妙又開心,畢竟這麼做240號才能夠健健康康地活著,同時也破壞了他的摯友的堅持。那個人,最排斥的就是這件事吧。

 

抱歉啊,金木,但你會原諒我的吧。

不,只要你能活著,就算你不原諒我也沒所謂的。

 


评论
热度(35)

© なまけ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