なまけけ

臺灣人|永研|文字創作。

四尾狐:故鄉。

東京喰種|永研

四尾狐:故鄉。|前回:


金木討厭出門,這件事眾所周知,但偶爾金木會陪著永近到山上去砍柴,而且手裡不會拿著書本。看到這一幕的村民總是笑呵呵地說,這兩個人感情真好,永近也很厲害,能讓金木陪你去砍柴。

「那是當然的!」

「偶爾金木也要幫忙一起工作啊!都只有我一個人砍柴太不公平了吧!」說是這麼說,但竹簍卻是背在永近身上,更不用說那些工具,至於金木則是拿著包裹好的便當,就像要去賞花一樣輕鬆自在。

 

村民們笑了笑,大家都知道,永近英良這個人就寵著金木。

斷袖之癖的謠言未曾間斷,而永近本人聽聞上百次也未加否認,大家都在想,這兩個人肯定是那種關係吧,肯定是的。

整個村子裡頭大概只有金木研沒有發覺吧,畢竟,妖怪光是隱藏身分就十分費力了,誰還有空去管那些閒言閒語。

 

「欸、金木!今天的午餐有什麼啊?」

「秘——密,但是今天有英最喜歡的料理。」

「我知道了!是肉排!」

「怎麼可能,肉很貴的。」

「中午休息的時候就可以知道今天午餐是什麼了,所以等等英要加把勁工作。」

「是——金木大人!」

 

兩個人上了「東京山」,安定區自從十幾年前的砍伐事件後也逐漸恢復生機,那裡是金木最喜歡去的地方,只要金木陪永近上山就一定會往那裡跑,至於永近,也只能摸摸鼻子在安定區附近尋找能夠撿拾的木柴以及能夠砍伐的竹木。

 

提著便當來到當初與永近相逢的地方,東京的深處偶爾有妖怪出沒,但身為妖怪的金木倒是不怕這點,仗著自己也是妖怪,金木來到了山的深處然後解放自己的耳朵與尾巴,漂亮的四條大尾巴晃呀晃著,就像舒壓一樣甩著好像在人類伸懶腰。

 

「唔嗯——平常露出尾巴的時候都是被英躺著……」

「好久沒這麼舒服了……」

躺在草地上,深山裡頭的樹木長得又高又壯,那些樹葉幾乎要遮蔽整個區域的太陽,難得有些陽光穿過葉縫灑在地上,金木選了一個不會壓到花的地方然後躺在上頭享受難得不用顧慮他人眼光的時光——金木知道,這是相當愚蠢的行為,倘若有個人類在一瞬間闖入此地,他的真面目便同等於照告天下……如果能有一個妖怪與人類可以和平共處的世界就好了吧。

 

 

光是躺著就能夠浪費兩個鐘頭的時間,這麼好的天氣如果能在這裡看書大概會很幸福……啊……不行不行,就是因為不能一直看書所以才特地不帶的——雖然精神上不會感到疲憊,可是脖子啊眼睛什麼的多少還是會抗議,喜歡的事情要有個分寸才能夠長久!金木是這麼認為的。

 

太陽的位置越發接近頭頂,溫度開始上升並且熱了起來。

看了影子的角度估計也快要中午了,思考著永近什麼時候才會來找找自己的同時,金木聽到了永近的聲音。

「金木——」

「金木你在哪——要吃飯了哦——」

「英——」

「這裡。」

 

晃著尾巴,金木還是捨不得爬起來。

這麼慵懶的時光真的讓人無法割捨呢——躺在地上候著永近找到自己,而因為偷懶而鬆開的衣帶也落在地面上,並且爬上了一只螞蟻。

 

永近的腳步聲越來越接近,背著的竹簍裝了八分滿,原本乾淨的工具也沾上樹枝與泥巴。腳步聲停在金木的旁邊,永近看著躺在草地上的金木,忍不住抱怨道:「什麼啊,我那麼辛苦你竟然在這裡偷懶!」

「我本來就是來放鬆的嘛……」是沒錯啦!永近早就知道這點了,但他還是忍不住想說。

 

「金木,衣服都鬆開了哦。」

「你這個樣子還真是頹廢呢。」

「是英讓我好好休息的不是嗎……這裡真的讓人好放鬆……」

「好了好了,要吃飯了。話說這裡真的很涼爽呢,等等吃飽就在這邊睡一下好了,晚一點再下山吧,我可不想背著重物又頂著大太陽啊……金木?」

「金——木!」這個人完全沒有把自己的話聽進去呢,哪有妖怪這麼不像妖怪的,衣服鬆開了不說躺在地上不肯起來的樣子就像耍賴皮的小孩——「啊,笛口。」

「咦!」

 

起來了起來了。

雖然急忙地收起耳朵和尾巴,但驚慌的表情還是讓人覺得很有趣。看到這樣的金木永近忍不住笑了出來,走向前彈了金木的額頭,並在那個人抗議之前拉起他的衣服、抓好衣服的角度,並且拍掉上頭的落葉。

 

「英!」

「你竟然騙我。」

「沒辦法嘛,誰叫這裡有一隻耍賴皮的狐狸呢?」

「哼……」用鼻子哼了一口氣,金木懶得和永近計較,畢竟是想要偷懶的自己有錯在先,雖然永近的方法有點過份而且他是真的嚇了很大一跳啊!

「我還是覺得這種方法不好啦。」

「快被嚇死了。」

「哦?那心臟有因為嚇一大跳而撲通撲通的跳嗎?」

「英,心臟本來就會撲通撲通地跳,你要說的應該是嚇了一跳,所以心臟跳得很用力或是很大聲之類的形容詞吧?」

「對對對,我來聽聽嚇了一跳的小狐狸心臟有沒有跳得很用力——」

「哎!」

 

永近說完話之後就壓了上來,支撐不住永近的重量,金木被壓在下方。那個人很認真地在傾聽自己的心跳聲,確實金木的心跳在方才因為永近的謊言而變得急驟,撲通撲通地……但一陣子後也緩和了下來,樹葉被風吹起而摩擦的聲音,風在空中飛舞的聲音,然後是金木研的心跳聲。

 

 

「英……好重……」

「再一下下。」

「聲音很好聽。」

「是嗎?」

「嗯。」

 

金木不明白,心跳聲有沒有分好或難聽,但永近似乎聽得很入迷,閉上眼睛趴在自己的胸膛,兩個人的呼吸都很平穩。一陣子後金木也忍不住伸出手揉著永近的腦袋,微亂的金髮是這個人的招牌。

 

「金木。」

「嗯?」

「我想一輩子都和你在一起。」

「你是我最重要的人。」

 

撲通!

 

在金木還沒有回答之前,永近已經聽到答案了。

 

 

おまけ

 

永近看著便當裡頭的東西,真的沒有肉。

忍不住問了金木,他早上所謂「英喜歡的料理」到底是哪一個,他看了一下便當的菜色,裡頭不存在著他這個人會格外喜歡的配菜——當然這個便當非常好吃,他也很喜歡金木做的料理,只要是金木做的東西他都無條件喜歡!不過,不過——還是忍不住想問嘛——

 

「嗯?」

「這個便當就是英喜歡的料理啊。」

「對吧?」

「……」

「難怪人家說狐狸很狡猾。」

「這是你剛剛嚇我的回禮。」

 

评论(1)
热度(27)

© なまけ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