なまけけ

臺灣人|永研|文字創作。

四尾狐:春。

東京喰種|永研

四尾狐:春。|前回:


春天,還是有些冷。

金木想,他大概是太過縱容永近了吧,以至於露著尾巴的時候常有鄰居前來敲門然後兩個人手忙腳亂,明明收起了尾巴卻還是用棉被蓋住,像是做了什麼壞事一樣見不得人。

金木不太喜歡這種感覺,不過永近好像倒是相當沉浸在這種無聊的遊戲裡頭。要問原因的話,永近也只是露出了笑容,說這樣挺刺激的,像個小孩似的十分幼稚。

 

「尾巴——」但金木還是拿他沒辦法,誰讓永近今天又帶了一本書回來呢。

 

今天一大早永近就到市集去以物易物。

金木除了寫一手好字之外,偶爾也會畫上一些簡單好看的圖,不只是村內,隔壁城鎮也有部分人家相當賞識,永近將那些字畫賣錢或是交換書籍。每個人都知道永近家裡有一個青年叫做金木,嗜書成癮。

 

地板即是床,簡單的床墊鋪了上去就是甜美夢鄉。

床是有錢人家的奢侈品,他們買不起,反正金木也不討厭這樣的生活,不如說趴在床墊上看書是他最喜歡的休閒。

今天也是如此,吃飽了洗完澡,金木著一身簡單的衣物趴在床墊上,隨著衣服的薄厚變化,冬天的腳步聲已經遠得聽不見。

「英,你很重。」聽聞金木一句抱怨,永近抬起了頭,但金木的耳朵沒什麼動靜,因此辨別出了金木不是抱怨,只是「說說」。

沒有理會金木,永近抱著尾巴躺了回去。

 

「好軟……」為什麼人類會那麼喜歡毛茸茸的東西呢?是因為手感非常棒嗎?捏在手中的感覺就好像棉花一樣,越捏越順手。

 

金木躺在床上,而永近就像抱著布偶的小孩。

整個人壓在金木的下半身上頭,把臉埋在蓬鬆的狐狸尾巴中不發一語。該不會是把尾巴當作枕頭了吧?不好翻身,也看不到永近的臉,金木只好每隔十分鐘就叫喚一次永近的名字。

 

旁邊有一個信任的人,就會忍不住鬆懈。

那是人類的惡習,也是安逸的證明,就連妖怪也忍不住陷入這個泥沼。

正當金木閱讀到一半的時候,響亮的敲門聲自玄關傳來,愣了一下金木第一個反應是抓起棉被蓋住腦袋,但仔細想想永近都會鎖門,冷靜下來後金木先是鬆了一口氣,而前去開門的人永遠都是永近。

 

金木待在房間裡頭,聽著玄關傳來的細語。

 

「不好意思這麼晚還打擾你,但是這孩子說什麼都想要請教金木一些問題……」

「請問金木哥哥在嗎?」

金木知道來的人是誰了,是附近笛口家的太太和女兒。

女兒雛實因為身體不好所以沒辦法到學校上課,這個年紀了會的字還是比同年齡的孩子少所以經常被欺負。之前永近在賣立春札的時候引起了雛實的注意,也因為這樣他們才會認識。

「金木在哦!那傢伙在看書呢,先進來吧?雖然是春天了但晚上還是很冷呢!」

 

……英這個笨蛋!

金木匆忙地爬了起來,收起尾巴和耳朵雖然只是短時間的事情,但是洗完澡後、又放出了尾巴,衣服肯定是不會穿好的。

手忙腳亂,作賊心虛——繫好衣服上的帶子就花掉他許多時間,更別說褲子的綁帶能有多麼整齊。就這樣,笛口家的母女在永近的領路下撞見了尷尬萬分的金木,雖然沒有被看到,但衣衫不整這種問題還是發生在眾人面前。

 

「啊,抱歉抱歉,金木才剛洗好澡。」頭髮都乾了怎麼可能才剛洗好澡啊這個謊言也太爛了吧!瞪了永近一眼,金木看向雛實,回以溫柔的笑容:「晚安,雛實。」

「想問什麼問題嗎?」

「啊,這個!」

「這邊的漢字我不太懂……」雛實打開了書,書裡頭夾了許多書籤,還有用鉛筆作上記號的地方,每一個標記都是雛實尚未吸收的知識。

 

時間不算晚,許多人家都還沒熄燈,但笛口也不好意思叨擾那麼久,是因為雛實和金木格外熟識才忍不住順了女兒的任性,她也僅是讓雛實問了五、六個漢字就帶她回家了。

老實說那些漢字笛口也不是不會,單純是女兒對於金木的崇拜,說什麼都想要請教金木,並且告知大哥哥她現在學會的單字。

 

送客人離開是主人的義務和禮儀,可以的話,金木也想要完美地走完這個流程。只是他一站起來沒繫緊的褲子就快要掉下來,見狀、永近忍不住笑了出來,然後伸出手擋在金木與雛實之間搶走了送客的任務。

「我送你們吧。」

「麻煩您了。」

「大哥哥明天見!」

「嗯、明天見!」金木臉上的微笑不是靦腆,是尷尬。

 

而永近呢,在門外與笛口道別的時候補了一句。

「今天的事情要保密哦。」

 

笛口露出淺淺的笑容,答應了永近的請求。過了幾個路口後笛口終於忍不住嘆口氣。「金木先生也真辛苦呢……」

「大哥哥怎麼了嗎?」

「永近先生啊,可是比想像中還要聰明呢。」

「我們也要小心,別讓永近先生發現我們的身分。」

「嗯,雛實會小心的。」

 

妖怪母女走在路上,春天的夜晚確實有些冷呢——乖巧的女兒握緊了母親的手。

至於永近,回到房間後還得面對金木的一番數落,比起母女之間的親情簡直是莫大的落差。

 

「英!」

「嗯?」

「你也太粗心了,還有剛洗完澡那種謊真虧你說得出來都不覺得尷尬。」

對永近而言,氣呼呼的金木也很有趣。

金木研這個人看似有禮冷靜,在永近面前卻不完全是這個樣子。他有小孩子的一面,容易生氣、沒有耐性,還有,想要看書的時候會變得非常固執。

 

「欸!是這樣嗎……我倒是覺得我糊弄的還滿不錯的啊……啊,你衣服的帶子鬆開了。」永近湊到金木旁邊,伸手從背後繞過金木的腰肢,然後用著熟悉且順手的動作綁好金木衣服的帶子。

「不用綁了啦人都走了。」

「抱歉抱歉!我下次會注意一點的。」

「還好沒有被發現,不然就待不下去了……」嘟噥著,金木又窩回了床墊上,將書本攤開後一邊碎碎唸指責永近的不是。

 

金木不曉得,永近另有他的意圖,他的擔憂讓永近順手推舟,打造了另外一個需要他人保守的秘密,而這個祕密比起金木的真實身分估計會讓人更加想要窺視。

人嘛,好奇心與茶餘飯後是不會有休止的一天。

评论(2)
热度(29)

© なまけ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