なまけけ

臺灣人|永研|文字創作。

Canaan〈上〉。

東京喰種|永研

Canaan〈上〉。



 

「就說要多看一點書了。」他總被摯友唸上幾句,聽了後也只是笑笑地說:沒辦法嘛!比起看書我還更喜歡一邊吃著漢堡排然後欣賞女服務生——話說回來你上次提過的義大利麵理論也非常棒呢!

 

嗯——書嗎?

 

他看的書不比金木多,金木是一只書蟲,過目即食,吞入知識,嚥下每一個字句中的精彩章節。金木之所以喜歡書,是因為環境的影響,那他呢?比起書籍,他更喜歡親身經歷,而且在喜歡上閱讀之前,他對寫作的興趣還比較強烈呢。

 

 

  

有那麼一天,永近英良會變成喰種。

 

 

永近英良沒有什麼背景,他唯一擁有的就是腦袋。

這樣的他,會在金木崩潰之前成為他的依靠,他或許不知道,但他的本能卻知曉著,金木研這個人——他算是我的心靈支柱,要是失去他,我可能會撐不下去——這個人不能沒有他。

 

有著金木這樣的摯友,「成為喰種」這種事就好像變成了一種義務。

他無法解釋自己成為喰種的起因,然而,他對於這個任務卻感受到了強烈的意義。沒為什麼,因為有個人正在世界的影子中等待著他。

 

「英……」微弱地喊著,金木抱著腦袋坐在房間角落。

飢腸轆轆是他現在的最佳寫照,已經許久未進食,上一次吃到美味的飯糰是什麼時候呢?大概是兩週前待在圖書館看書然後忘記了時間流逝,走出圖書館後看見永近提著一個塑膠袋,一臉笑著損他一句「你看,書本又吃不飽」。

 

可是現在,金木已經忘記那個味道了。

灑了一些鹽的海苔變成了腐朽的樹葉,醋飯就好比過期的雞蛋,更別說包在裡頭的餡料,鮭魚也好蝦卵也罷,全部都是腐朽的昆蟲屍體。

光是想起提著塑膠袋的永近英良,金木就忍不住反胃,衝到廁所後又是一陣嘔吐聲。

 

鋼架掉落的意外使自己成為喰種,兩腳踏入這個食不知味的世界,無法承認自己是喰種,又無法以人類的方式度過生活;這樣子的自己,就像被世界排擠一樣,成為一個四不像的怪物。

 

這樣的金木研,還未來到名為「安定區」的咖啡廳。

他尚未找到活路。

 

另外一方面,變成了喰種的永近倒是適應良好。

儘管道德上抗拒著食用人肉這一件事,可是不這麼做的話就無法活下去,因為食慾而傷害深愛的人是最不樂見的事情。於是永近開始拜訪著名的自殺景點,然後向死者獻上敬意——感謝你讓我飽餐一頓。

 

除了進食之外,永近在模仿人類進食的功課上也相當用心。

咀嚼的次數、吞嚥的聲音以及回憶中所有記得的味道,他在大學裡頭就像是平凡人,可惜身邊少了一個摯友。

 

金木還沒有完全康復嗎?忍不住探望的念頭,永近還是跑到金木居住的公寓了。前幾天敲了門都毫無反應,就連簡訊也沒有回,忍不住抱怨自己是寂寞的兔子,好不容易金木才稍微透露一點生機,告訴永近自己還活得好好的,只是最近有些忙而且身體欠安,估計還要一陣子才能見面吧。

 

「這樣嗎?那就沒有辦法了呢——」這樣的文字訊息讓金木鬆了一口氣,可是金木不曉得,永近卻在他家的門口聞到了甜美的香味,那是金木研這個人特有的氣味,一種誘惑著喰種的香料。

 

幾天後,永近又登門拜訪了。

門把不是喰種的對手,永近溫柔地破壞了門把,說著善意的謊話:「我看見門把壞了索性就進來了。」

「英……呃……」

「話說回來你怎麼都沒開燈啊?」邊說著,熟知電燈位置的英準備按下開關,但金木卻連忙喝止,溫順的金木鮮少大吼,就連被欺負了也莫不吭聲,這樣的人,只因為摯友一個動作而嚷著。

 

嘆了口氣,永近苦笑著說好,我不開。

可是習慣了黑暗後,也能感受到一些景物,例如髒亂的地板還有食物損壞的味道,對人類來說大概是不好聞的味道,又他們這些喰種肯定更無法忍受吧。

捏了鼻子嫌棄金木怎麼沒有打掃房子,隨後又補上一句因為身體不舒服嗎?沒辦法呢只好讓永近大人我來幫你了。

「不用了……」

「金木?」

「英,抱歉,你今天還是先回去好了,我不太舒服。」

「是嗎?」

「對不起。」

「我知道了。」

 

「我知道了」這句話並不少見,上司對下屬、家長對兒女、師長對學生,然而,此刻的金木卻想起了以前的往事。那個時候,永近也是回以這句話但卻做出違背自己意願的事情——或許當時自己被拯救過一次,可是現在——

 

「……英?」

「金木。」

「我啊,是喰種哦。」

誒嘿嘿地笑著,像是在說著日常一樣的事情。

金木不曉得,為什麼永近要說出這種無聊的玩笑話。這人相當敏銳,必定是察覺到什麼吧?不然的話為什麼這個人要說出這麼難笑的言語呢?

 

「真是嚇了一跳呢!」

「喰種的世界也有許多規則。」

「我實在不適合黑咖啡。」

「啊,平時你不是老叫我多看點書嗎?現在想想真的應該多用功一點呢,上次在雜誌看到的自殺勝地介紹還真的起到作用了。」

「你知道嗎?」

「原來這個世界上有比BigGirl的漢堡還要美味的食物。」

 

 

這個人什麼都知道……什麼都知道了——

 

「所以啊,金木。」

 

喀一聲,永近打開了電燈。

自己那猶如惡魔的左眼就這樣暴露在光線中,那瞬間日光燈刺眼地宛如要奪去他的視線,閉緊雙眸後好不容易熟悉了亮度,金木先是張開了右眼,然後看見永近英良那與他成為對比的右眼。

 

「所以你不要一個人承受了。」

永近舉起右手,伸出併攏的食指與中指,然後在半空中像是要纏起什麼似地轉動著食指,最後伸向金木。

「雖然不是一同吃著肉醬義大利麵的女朋友。」

「但是你放心吧,只要有你在的地方。」

「任何地方都會是『阿南』。」

 

 

 

 

「……」金木的指甲刺入了臉頰,他痛苦地說不出話。

開心不起來,除了眼淚已經沒有任何能夠表達的方式。

 

他那愚蠢的朋友始終沒有記起那個詞彙。

 

 

約定之地——迦南Canaan。

 


评论
热度(22)

© なまけけ | Powered by LOFTER